您好:欢迎访问大龙中学!
首页 >> 师生风采 >> 师生作品 >> 详细内容
 
师生作品 >> 正文
学生让我学会了“反思”
日期:2016-09-22 15:20:45  发布人:admin 

作者:于静

 

  还在上班之初,常和一做教师的友人聊天,几乎每次都会跟我说:“其实工作的事很复杂但也会很简单,关键是学会反思总结,一日三省吾身,每天睡觉前都去想一下今天的得与失,成与败,一点一滴的去积累改善,日积月累,终会成为你受用一生的财富。”上班后,大事小事一下子扑面而来,顿时手忙脚乱起来,索性便只顾低头赶路,友人的话也早已置之脑后。直到一次给学生调座位的时候,学生的一番话,才让我突然意识到是时候停下来,反思一下了。

  我所带的班级是一个有着55名同学的班级,男生33名,女生22名,也许这一代人的标志就是张扬与自我,班里的同学都个性十足,所以管理起来比较麻烦。其它的暂且不说,只说调位,每次都搞得我头昏脑胀,而且还不一定能够得到同学们的理解。记得那是上学期期末的一次调位,因为临近期末考,为了调动同学们的备考积极性,我采取了以优带差,以‘静’制‘动’的策略,安排比较文静的女同学坐在多话男同学的周围。可是,不调不打紧,一调之后,那些爱说话的男同学不愿意了,因为没人跟他说话,居然有姓张的男同学公然当着我和全班同学的面说:“我不满意这次调位,我要求重新调位。”这时,一个和他情况一样的男生看他这样说,也随声附和着,两个人就这样,你一句我一句地起哄着。顿时,我火冒三丈,这时,正好他们的英语老师过来了,他们就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要求英语老师给他们调位。作为班主任的我,清楚地知道我调座位的出发点是从全班多数同学的利益出发,而不可能只考虑某个别同学,当然英语老师也不会真的去给他们调位。虽然我很想等处理过这两个同学之后再放全班同学走,可是考虑到晚回家家长会担心,我先放其他同学回家,而叫他们两个去了办公室。

  到办公室时,我已经气得直哆嗦了,心想自己花了两天的时间来调这个位,就是为了你们两个能够更快地进步,有更好的发展,为什么你们就不明白呢。我再也抑制不住压在心底的那团火了,冲他们两个就发起了火!

  我:不满意调位是吧?不满意就调班吧!

  张同学:我什么时候说调班了?

  我:没有吗?没有调班,你一个劲地说不满意,要求调位?

  张同学:那你给我调了吗?

  我:调?为什么你说了我就比较给你调?

  张同学:那我不喜欢坐在我旁边的女生,你为什么不帮我调?

  我:你不喜欢她就让我给你调位?明天再来一个同学也是这样的情况,那我再调?

  张同学:是啊!

  我:那你觉得我们什么时候能调到头?

  张同学:那就调到大家满意为止。

  我:你觉得那可能吗?

  张同学:那我们就是不满意,为什么你不接受我们的建议?

  我:笑话。为什么你们的建议我一定要接受?

  张同学:不接受我们也要调位!

  我:不可能!我说了座位做一段时间后再考虑!

  张同学:那我们找英语老师调!

  我:好啊!那就你转班!

  张同学:我没说转班!

  我:没说吗?刚才我明明听到你说的!

  张同学:那不是我,是杨同学说的。(事实如此)

  我:哦,那我冤枉你了!不过调位暂时不可能。(发火中)

  张同学:不调就不调!那么凶!

  我:我凶!?你没想想我为什么这么凶?还不是因为你对我的态度?

  张同学:老师,你知道吗?你每次调位都会弄得很多同学不开心。而且平时对我们那么凶,同学们好多给你起花名呢,不过我从来没叫过。

  听到这句话,我觉得仿佛回到了寒冬腊月,特别心凉。觉得自此上班担任这个班的班主任之后,我几乎牺牲了和家人一起放松的欢乐时光,把所有的时间和精力都放在了他们身上,结果却得到他们这样的评价,实在是太伤心了。其他老师看我和张同学都气得够呛,就把张同学拉到一边进行谈心,好让我们俩个都冷静冷静。这时,我想起了杨同学。他是一个典型的“留守儿童”,而且是那种目中无人的人,自傲,爱耍小聪明。经询问,他觉得自己说转班只是出于好玩,其实他每次犯错后都这样说,目的就是为自己解脱!既然他自己提出了转班,那我也尊重他的意愿。就让他写申请,并通知了他的父母。这时他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,一再哀求留在班里。经过级长和我的再教育,他意识到了以后要学会为自己的言行负责任,并保证再也不做这样的事了。考虑到他的认错态度,我答应他继续留在班里,就让他在全班同学面前保证,接受全班同学的监督。

  处理完杨同学之后,张同学走了进来。看到他的眼神变得平和,我知道他已经冷静下来了。就让他坐在我的旁边,我们进行了推心置腹的交流。我向他说明了我对他们的苦心,也说明了做班主任的难处。他是一个很聪明的小孩,一点即通,马上就明白并意识到刚才对我那样的态度是很失礼的,向我到了歉。我随即问了问,为什么同学们觉得我对他们不好。他告诉我,主要是同学们觉得我很凶,没有亲近他们,没有融入他们的生活。一番深入交流后,天色了也晚了,我就让他回了家。

  张同学走后,我的内心久久不能平静。天真地以为,只要出发点是为了班里的同学好,凶一点又有何妨呢?只要让他们能够学会遵规守纪,凶一点又何妨呢?可他的一句,你那么凶,让我觉得我彻底错了。是啊,自己知道对他们凶,是想他们听话,好好学习,遵守纪律,可是学生呢?只会觉得你对他们不好。因此,我深刻地意识到,怎样让他们能够明白老师平时对他们严厉是为他们好,这才是关键。必须经常反思,经常总结,才有可能使师生和谐相处!

QQ图片20190329164421.jpg
微信公众号

粤公网安备 44011302000293号